山大道歉了,不如不道

  今天,山东大学就“学伴”的事在官微上发了个情况说明。

  我看主要是两点:一是澄清没有一个男留学生对三个女生“学伴”的情况;二是对“学伴”事件表示歉意。

  我现在写文谨慎多了,因为假消息太多,一般不第一时间写。这个说明出来,就可以说两句了。

  1

  真相,我不知道。但我觉得,绝大多数山大同学、特别是女同学都是无辜的,躺枪了,被羞辱了。不过,就说明论说明,这个“歉意”不太真诚,这轮公关不太合格。

  “歉意”部分的原文是:在项目实施过程中,由于审核把关不严,在相关报名表格中出现“结交外国异性友人”不当选项等问题,引发不良影响,对此我们深表歉意。

  “由于审核把关不严”,这句话压根不要说。说审核把关不严,貌似承担责任,其实是推卸责任,等于说是下面人起草的,他只是把关没在意,将主要责任变成次要责任。

  “引发不良影响”,这句话更不应该说。难道没引发社会影响,这个选项就正确吗?这等于说,如果大家都不知道,那没啥问题,就是闹得你们都知道了,所以我们才觉得不好意思,来道个歉。

  前一句话将责任卸下一半,尚可算狡辩;后一句话则说明根本没认识到问题在哪,近似于无耻。

  2

  网上还有份几天前盖着山大国际部红章的声明。

  那份声明完全是理直气壮,反戈一击,义正严辞。别的都不说了,你把中山大学、哈工大它们拉下水是几个意思?

  两相对比,更显得今天这份情况说明来得太晚而且不诚。如果有诚意道歉,那时为何不道?如果认识到“结交外国异性友人”不当,为何那时没认识到?

  3

  一般人看到“结交外国异性友人”,无论在哪种语境下,无论上下文是什么,难免都会产生不良联想。

  这绝不是鲁迅先生说的:一见到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胳膊,立刻想到全裸 体,立刻想到生殖 器,立刻想到性 交,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

  结交外国友人就外国友人,干啥要加个“异性”在前面?就象星爷说的,龙套就龙套,干啥要加个“死”字在上面?味道完全不对了嘛。

  4

  当然,对网上那些痛骂外国留学生的帖子,我也不赞成。

  象中国这样一个大国,既会输出很多留学生,自然也会输入很多。但大家反感的,不是留学生本身,甚至也不是某些留学生的不良行为,而是某些人对留学生的态度。

  叫印度留学生“三哥”、叫非洲留学生“黑鬼”、象韦春芳一样拿大扫帚把红毛鬼拍出去固然不对,对留学生过于另眼相看、特殊待遇也不对。

  我记得,十年前看过《华盛顿邮报》原驻北京分社长潘文(John Pomfret)写的书,说他1980年代初以交换留学生身份到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,和五个中国同学同吃同住同学习。

  我当时就想,哇,不得了,那时能让外国学生和中国学生一起住;呦,不得了,这个外国学生的汉语会学得多好啊。

  尽管这个潘文后来在报道里没少批评中国,但我仍然认为这样的安排是极好的。

  还有纳米比亚前总统努乔马、埃塞俄比亚前总统穆拉图等不少国家元首都在中国留学过。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和中国学生住一起,但肯定也没啥特殊待遇。

  所以,要培养知华友好人士,从外国留学生做起没错,但没必要捧着哈着。否则,他们享受了优待,也未必觉得你好。

  就象前两天福建那个埃及留学生,在街头居然敢推掇中国警察!要在美国,外国留学生推警察一下试试?直接开枪的干活了。

  5

  和洋人打交道,没什么特殊,就和我们日常与张三、李四、王二麻子打交道一样,无非礼和理两个字:

  以礼敬人,以理服人。既不以傲气高人一等,也不以自卑低人三分。

  一百多年前,李鸿章向老师曾国藩请教如何与洋人打交道,曾说:言笃诚,行忠信。

  说话以诚,行事以信,也就是平等待人,对洋人和对自己人一样,按原则办事就是了。

  曾国藩一百多年前就知道的,有人现在还不明白。

  洋人没什么可怕的,不值得跪舔,否则不就成了清政府?但洋人也没什么可鄙视的,不应该轻贱,否则不就成了义和团?

  还真别骂山大,身边各式“山大”多着呢。这话说的可有点压力山大……

  (微信公号:孔见)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