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M系统、高精准操作:大山里建起了世界跨度最大的“彩虹桥”!

  (央视财经 《深度财经》)高黎贡山,坐落于中国西南部,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发育带。怒江大峡谷就位于山脉之中,一汪湍急的江水把两地隔绝开来。当地居民与外界互通往来,只能5通过崎岖又颠簸的史迪威公路。

  一座在怒江上架起的世界跨度最大的铁路拱桥正在建设。年轻的基建工作人员,如何在悬崖峭壁间架起这座世界级大桥?

  大山之间架起“彩虹桥”

  在云南保山施甸县的大坪子村,为了照顾一家老小,以前经常外出务工的邹国忠回到了家乡,把村民闲置的土地租了下来,种了50亩香蕉,但是香蕉丰收了,路途远运费高,他只能等着商贩们上门来收,可这样香蕉根本卖不上价钱。

  

  不过,从2014年起,邹国忠有了盼头,就在他家门前的两座山头上发生了一件大事。每天路过,邹国忠都要停下脚步拍几张照片。

  

  原来,邹国忠门前被怒江峡谷隔开的山头上,架起了一座宛如彩虹般的铁路拱桥,将来大瑞铁路将通过这座桥延伸向中国的边境城市瑞丽。

  

  大瑞铁路一旦通车,从昆明到瑞丽只用四个小时,货运能力也将达到1200万吨,运输成本能降低将近一半,这给邹国忠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  

  四万六千吨钢建起世界第一跨度的铁路拱桥

  当他和附近的村民都期待着家门口的铁路早日通车时,他或许无法想象,这座大桥的建设者们正解决着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建桥难题。

  眼前的这座特大铁路桥,是世界第一跨度的铁路拱桥,也是世界跨度最大四线铁路单跨上乘提篮钢桁拱桥,共需四万六千吨的钢,这些钢能造6.5座巴黎埃菲尔铁塔。

  

  从宿舍到大桥施工现场,直线距离不到300米,但一走就要将近半小时。山高坡陡,这正是田波来这里建桥遇到到第一个难题,作为一名年轻的80后总工,这是他负责建设的第三座大桥。可怒江两岸恶劣的施工环境,却是他从未经历过的。

  

  除了物资方面需要克服的难题,由于地处高烈度地震带,巨大用钢量的同时,还要满足施工时的稳固与合理受力。而桥下是怒江峡谷,两边是大山,显然没有建支架和转移的空间。

  最终只能在空中进行吊装衔接,然而,当悬拼装置缆索吊将杆件一节节吊起、拼好,上百吨的杆件由于自重会产生形变,下沉,大桥两边如何克服自重,双向对称,最终实现精准合龙呢?

  

  斜拉扣挂系统的扁担原理听上去不难理解,然而用多少钢绞线、以什么角度,才可以平衡如此大体量的钢桁梁杆件,此前,全国甚至全世界也没有先例。

  李兵杰是怒江特大桥上的吊装高手。这座飞架在怒江峡谷之上的钢铁彩虹,总共有922根不同规格的钢结构部件,全部都由李兵杰他们一根根吊起。

  拱桥的最高处距离桥下的怒江江面230米,这样的高度可以建起一座80层的高楼。每个钢构件都重达上百吨,对于李兵杰来说,把这些大家伙高空吊装并不是难事,最难的是如何让这这些大家伙在高空中实现毫米级的精度对接。

  

  

  站在拱桥的最高处,记者都不敢向下俯视江面,可李兵杰和他的团队却要整天都在这样的拱桥上工作,三个月前,为了大桥顺利合龙,他们甚至三天三夜没都下过桥。瞌睡的时候,就盖上军大衣,找角落简单休息一会儿。

  

  

  

  以往建大桥先画图纸,可如今在怒江特大桥图纸已经不是施工的必需品。我们看到的是无人机、地形扫描、三维动画。这套BIM系统已经和传统的桥梁建造方式有着天壤之别。这个电脑里的BIM系统,就能提前模拟整个的桥梁建造过程,规避施工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。

  因为第一次依赖BIM系统建桥,开始工程队里的人们还将信将疑,两个90后拿个电脑,难道能比得上大家几十年的建桥经验吗?这是怒江特大桥主拱的钢桁梁,钢桁梁杆件拼接到一起,犹如一个大写字母K。当初工程部计划将字母K的三根杆件一根根吊起,然后在空中进行拼装,然而,李依桓他们却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  为了规避风险,他们提出了全新的拼装方案。

  

  现在,每次进行新的安装,工程队的人们都会提前来找李依桓和王佳,让他们提前在BIM系统模拟安装过程。

  大瑞铁路建成以后,将进一步凸显云南面向东南亚、南亚开放的桥梁和纽带作用,对促进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,推动中国和东南亚、南亚国家的交流合作具有深远意义。

  怒江特大桥的工程师们平均年龄只有25岁,这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,正在成为中国桥梁建设的骨干力量。距离怒江特大桥的竣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由于两岸都是悬崖,怒江特大桥上正在规划建车站,这也是第一次在铁路桥上建车站,建在什么地方最方便旅客上下?怎么建更安全便捷?他们接下来还要迎接更多的挑战。

  转载请注明央视财经

  (央视财经 《深度财经》)高黎贡山,坐落于中国西南部,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发育带。怒江大峡谷就位于山脉之中,一汪湍急的江水把两地隔绝开来。当地居民与外界互通往来,只能5通过崎岖又颠簸的史迪威公路。

  一座在怒江上架起的世界跨度最大的铁路拱桥正在建设。年轻的基建工作人员,如何在悬崖峭壁间架起这座世界级大桥?

  大山之间架起“彩虹桥”

  在云南保山施甸县的大坪子村,为了照顾一家老小,以前经常外出务工的邹国忠回到了家乡,把村民闲置的土地租了下来,种了50亩香蕉,但是香蕉丰收了,路途远运费高,他只能等着商贩们上门来收,可这样香蕉根本卖不上价钱。

  

  不过,从2014年起,邹国忠有了盼头,就在他家门前的两座山头上发生了一件大事。每天路过,邹国忠都要停下脚步拍几张照片。

  

  原来,邹国忠门前被怒江峡谷隔开的山头上,架起了一座宛如彩虹般的铁路拱桥,将来大瑞铁路将通过这座桥延伸向中国的边境城市瑞丽。

  

  大瑞铁路一旦通车,从昆明到瑞丽只用四个小时,货运能力也将达到1200万吨,运输成本能降低将近一半,这给邹国忠带来了新的希望。

  

  四万六千吨钢建起世界第一跨度的铁路拱桥

  当他和附近的村民都期待着家门口的铁路早日通车时,他或许无法想象,这座大桥的建设者们正解决着一个又一个世界级的建桥难题。

  眼前的这座特大铁路桥,是世界第一跨度的铁路拱桥,也是世界跨度最大四线铁路单跨上乘提篮钢桁拱桥,共需四万六千吨的钢,这些钢能造6.5座巴黎埃菲尔铁塔。

  

  从宿舍到大桥施工现场,直线距离不到300米,但一走就要将近半小时。山高坡陡,这正是田波来这里建桥遇到到第一个难题,作为一名年轻的80后总工,这是他负责建设的第三座大桥。可怒江两岸恶劣的施工环境,却是他从未经历过的。

  

  除了物资方面需要克服的难题,由于地处高烈度地震带,巨大用钢量的同时,还要满足施工时的稳固与合理受力。而桥下是怒江峡谷,两边是大山,显然没有建支架和转移的空间。

  最终只能在空中进行吊装衔接,然而,当悬拼装置缆索吊将杆件一节节吊起、拼好,上百吨的杆件由于自重会产生形变,下沉,大桥两边如何克服自重,双向对称,最终实现精准合龙呢?

  

  斜拉扣挂系统的扁担原理听上去不难理解,然而用多少钢绞线、以什么角度,才可以平衡如此大体量的钢桁梁杆件,此前,全国甚至全世界也没有先例。

  李兵杰是怒江特大桥上的吊装高手。这座飞架在怒江峡谷之上的钢铁彩虹,总共有922根不同规格的钢结构部件,全部都由李兵杰他们一根根吊起。

  拱桥的最高处距离桥下的怒江江面230米,这样的高度可以建起一座80层的高楼。每个钢构件都重达上百吨,对于李兵杰来说,把这些大家伙高空吊装并不是难事,最难的是如何让这这些大家伙在高空中实现毫米级的精度对接。

  

  

  站在拱桥的最高处,记者都不敢向下俯视江面,可李兵杰和他的团队却要整天都在这样的拱桥上工作,三个月前,为了大桥顺利合龙,他们甚至三天三夜没都下过桥。瞌睡的时候,就盖上军大衣,找角落简单休息一会儿。

  

  

  

  以往建大桥先画图纸,可如今在怒江特大桥图纸已经不是施工的必需品。我们看到的是无人机、地形扫描、三维动画。这套BIM系统已经和传统的桥梁建造方式有着天壤之别。这个电脑里的BIM系统,就能提前模拟整个的桥梁建造过程,规避施工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风险。

  因为第一次依赖BIM系统建桥,开始工程队里的人们还将信将疑,两个90后拿个电脑,难道能比得上大家几十年的建桥经验吗?这是怒江特大桥主拱的钢桁梁,钢桁梁杆件拼接到一起,犹如一个大写字母K。当初工程部计划将字母K的三根杆件一根根吊起,然后在空中进行拼装,然而,李依桓他们却提出了反对意见。

  为了规避风险,他们提出了全新的拼装方案。

  

  现在,每次进行新的安装,工程队的人们都会提前来找李依桓和王佳,让他们提前在BIM系统模拟安装过程。

  大瑞铁路建成以后,将进一步凸显云南面向东南亚、南亚开放的桥梁和纽带作用,对促进沿线地区经济社会发展,推动中国和东南亚、南亚国家的交流合作具有深远意义。

  怒江特大桥的工程师们平均年龄只有25岁,这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,正在成为中国桥梁建设的骨干力量。距离怒江特大桥的竣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由于两岸都是悬崖,怒江特大桥上正在规划建车站,这也是第一次在铁路桥上建车站,建在什么地方最方便旅客上下?怎么建更安全便捷?他们接下来还要迎接更多的挑战。

  转载请注明央视财经

达到当天最大量